欢迎访问维视新闻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85后掌舵金禾实业 接棒甜蜜事业

时间: 2019-04-19 02:39:28 | 来源: 新浪财经综合 | 阅读: 171次

日k线图

日k线图

证券时报记者 童璐

金禾实业(002597)持续铺垫了六年的“新老交接”,正式从“暗线”转成了“明线”。在不久前召开的金禾实业的2018年年度股东大会上,皮肤黝黑、声音洪亮的杨迎春宣布,不再担任上市公司董事长。在股东大会选举产生新一届董事会成员并随后召开董事会会议后,生于1989年的杨乐履新金禾实业董事长,正式走向台前。

“第四届董事会和我个人的历史使命都已经圆满完成。接下来,公司的事情要靠年轻人干,让有朝气的人干。”杨迎春说。

某种程度上,这是中国民营企业在代际交接,寻求持续发展的缩影。受邀参与证券时报·e公司微访谈时,杨氏父子表示,接下来,金禾要“扬长避短”,开启一场“不求更快,但求更好的高质量发展”。

六年筹划“交接班”

食品添加剂龙头金禾实业的管理总部,设在精细化工园区边一栋1992年建成的四层砖混小楼里。旧办公楼和园区内近几年新上的自动化设备映衬出独特的秩序井然,和这家的团队状况相仿。

新一届董监高中,杨乐接任董事长是最大变化,总经理夏家信兼任副董事长;剩下4名非独立董事都是1970年前后出生,从生产业务一线磨砺出来的中流砥柱。公司原财务总监兼董秘仰宗勇任监事会主席,加强对公司合规、财务及各项运营方面的监督,提升监事会的监督力量。同时,副总经理数增加至8人,其中2名是80后。

身着蓝色工服、今年30岁的杨乐和人们想象中的“富二代”不同。他从小在来安化肥厂(金禾实业前身)职工大院里摸爬滚打,直到父亲杨迎春成了厂长,也没觉得家里富裕。2010年本科毕业时,公司还没上市。后来从美国读完金融硕士回国,在某券商投行上班获得第一份工作,刚在上海租了房子,还没住上一礼拜,就被派到了外地的并购项目上。

“当初都是一起做材料的兄弟,”不止一位曾经和杨乐在投行共事的证券业人士跟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吐槽”,“杨乐辞职前,我们根本一直不知道他家还有个上市公司。”

“接班”不是原定计划,而是巧合推动下的抉择。2013年,杨乐带着“投行思维”将自己在工作中结识的某技术团队引荐给他的父亲,看看集团要不要进行财务投资。但杨迎春却鼓励儿子大胆拍板:“既然项目不错,那你就放开手脚自己干!”到2016年,这家初创公司在新三板挂牌,杨乐是创始人及董事长。

市场往往担心做实体企业的被金融的高收益景象所迷惑,但杨乐却反过来从金融走到了实业。“实体经济更有意思,尤其是做化工企业,化学是一门认识、创造新化合物的科学”,另一方面,两年间见识了形形色色的并购重组后,杨乐对资本市场生出了一分敬畏谨慎之心。他表示,金禾会专注主业,“如果未来有并购,也是以主业为目的做的并购重组、再融资,我们会把握好这个事情”。

2013年,杨乐开始在金禾担任总经理助理;2014年,杨迎春将持有的金瑞集团近半股权转让给杨乐,上市公司实控人从杨迎春个人变为杨氏父子,杨乐进入董事会。到了2017年,杨乐成为副董事长,父亲杨迎春则退后一步,重点抓安全环保整改、三氯蔗糖技改和定远项目建设,对外逐渐淡出。

这筹划接班的六年中,除了带立光电子走上正轨,杨乐在金禾实业内部主要做了几件事:一是从公司ERP(企业资源计划)系统入手,逐步导入SAP、OA、SRM系统等,在2~3年内将公司的信息化建设带上正轨,告别“纸笔时代”,第二是主导成立公司战略发展部。

研发加码

“做企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很辛苦。但下一代如果愿意接、有能力接,我觉得父辈不用恋战,迟交班不如早点。”杨迎春爽直向记者回应了外界的疑惑。他称今后不参与具体决策,不去一线指挥,但“要看到有不对的地方,肯定还是要第一时间指出来”。

作为金禾实业乃至全集团灵魂人物,杨迎春的命运也是在30岁左右出现转折。弃政从商后,杨迎春从技术分厂、生产科到1997年底正式担任濒临倒闭的来安化肥厂厂长。在他推动下,公司从低毛利率的化肥和基础化工产品进入高毛利的精细化工领域,不断琢磨产业链上的新产品。继甲、乙基麦芽酚产品后,2005年德国Nutrinova安赛蜜专利到期,早已提前中试成功的杨迎春立即上马了大规模的安赛蜜生产线。

如今,金禾实业已经打败所有对手,成为年产1.2万吨、直接供货全球顶尖食品企业的安赛蜜寡头,占据超过60%的市场份额。公司在2014年开始研发安全性更高的第五代甜味剂三氯蔗糖,目前也是三氯蔗糖的领军者。

公司2011年上市首年营业总收入22.84亿元,净利润1.82亿元。到去年营业收入41.33亿元,净利润达到9.12亿元,金禾是A股盈利能力最强、增长最稳的细分行业龙头之一。

但杨氏父子明白,且不论和杜邦、陶氏等国际巨头,还是和国内的MDI龙头万华化学相比,金禾在市场资源、技术储备、运营管理和人才队伍等各方面还有很大差距,都需要努力更上一个台阶。未来3~5年,金禾要把公司拳头产品或产品集群增加到5个,再开拓1到2个新业务板块,具备冲刺“百亿产值”和“化工企业第一方阵”的实力。再向后看更远,金禾旨在转型为一家“用化学和生物技术,为下游的客户持续提供解决方案,并实现一体化经营的公司”。这意味着公司营业收入要比2018年翻番,研发技术上更要加码。

金禾实业总经理夏家信觉得,杨迎春、杨乐父子在性格等各方面都很相像,“不懂的东西他们都不轻易碰,认准了就要做下去,只是小杨总的管理风格、理念可能现代一些”。今年,金禾计划新上2个产业链上的香精香料和中间体产品,新项目都来自战略发展部,前期调研已经用了几年。

两代管理层的磨合还在继续,最大分歧还是在对战略布局投入上。“上一代创业维艰,每一分钱都来之不易,不愿意把资金投入到一些暂时看不到收益、甚至有一些风险的长远布局上去。但现在企业有一些资金积累了,可以做一些战略储备了”。杨乐觉得,新一代得学会“如何有效地花钱”,把真金白银用在对未来有影响的“刀刃”上。有时他也会反省:自己是否需要多一些父亲的“雷厉风行”?

死守“生命线”

“我再干五年当然也行,但从企业长远发展看,现在交班正是好时候”。杨迎春坦言:过去20多年,金禾实业沉淀出不怕苦不怕累、精益求精的“工程师文化”,一路拼杀成为行业龙头,但从地方国企氮肥厂一路改制走来,积弊在所难免。他希望杨乐磨砺出一支“鲇鱼”似的新队伍,二次创业打开公司成长的新空间。

在产品扩张和份额争夺上,金禾一直就是条不安分的“鲇鱼”。作为安赛蜜领域的绝对龙头,对于能否在三氯蔗糖项目上复制过去的“寡头”经验,公司颇有信心。

一方面,随着安全环保监管趋严和化工行业投资门槛越来越高,新进入者有限,另一方面,金禾在生产工艺和技术方面有着长年的积累,以及搭建了完善循环经济产业平台,并且具有较好的环保处理、安全监管设施,公司通过技术研发和循环经济的综合优势降低产品成本,通过成本的下降带动市场价格的下降。

“我们不是为了打价格战,降价的目的,在于给客户带来新的增量需求和更优质的产品,推动产业升级”。在很多问题上,杨氏父子的观点相同。

“3·21日响水事件后,化工企业的老板个个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杨迎春说,安全环保是化工企业关起门来最大的事情,“金禾离县城中心还不到7公里,要是有一点风吹草动,出了问题,就做不下去了。”去年,杨迎春亲自主导公司的装置升级换代,淘汰落后产能,采用新工艺、新技术和新设备提高装置自动化程度。公司还在厂区升级和增加了泄漏报警系统和远程液位控制仪及摄像视频监控,仅此一项,就花了上千万。去年全年在环保上的投入超过2亿元。

“打好安全环保的攻坚战,尽可能避免一切的‘人祸’。如果这个问题解决掉,只要不犯错误,我觉得至少十年内化工企业都会有比较好的发展。”杨乐把安全环保视为“化工企业最重要的生命线”。

这点也能管窥这对父子之间的互补。“响水爆炸”发生后,杨乐考察了杜邦的“可持续解决方案 (DSS)”。他表示,除了硬件提升外,金禾实业正在筹划通过安全体系和安全文化导入来改善化工企业的工作场所安全、降低运营风险、提升运营效率、推动技术和管理创新,提升全体员工在安全方面的意识。

“安全环保是不容突破的底线和生命线。如果出了人命事故,企业盈利又有什么意义?”这位30岁的金禾实业新掌门人如是说。最近,他的书架上多了一套《注册安全工程师》培训教材,和《京瓷哲学》等管理类书籍一起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这句话,在老掌门人杨迎春的话语体系里,叫做“人的价值高于物的价值”。这场企业发展的长跑接力赛中,新老掌门人的表达方式虽然不同,但传承的价值观和文化,还是统一的。

新闻标题: 85后掌舵金禾实业 接棒甜蜜事业
新闻地址: http://www.wseel.com/caijing/670490.html
新闻标签:金禾实业  杨迎春  杨乐
Top